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焦小健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视频】俄罗斯油画巡展第四站杭州站系列专访:焦小健

2011-08-09 11:13:40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张嘉格
A-A+

 

  “黑土大地”山艺术文教基金会收藏 俄罗斯油画巡回展第四站浙江美术馆

  【导语】2011年8月3日,获得美术界高度评价的“黑土大地” 山艺术文教基金会收藏-俄罗斯油画巡回展——继前三站展出于沈阳站: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站:中国油画院美术馆;武汉站:湖北美术馆之后,第四站抵达风景秀丽的杭州于浙江美术馆展盛大开幕。作为亚洲最大的俄罗斯油画收藏机构,山艺术文教基金会收藏俄罗斯前苏联时期油画作品多达2千多件,此次展出的列宾、列维坦、萨拉霍夫、马克西莫夫、梅尔尼科夫等20余位艺术家的100余件作品占据了美术馆的两大展厅,作品总价值超过4亿人民币,令前来参观的嘉宾和慕名而来的各地观众赞叹不已。

  焦小健,1956年11月生,1982年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本科毕业,1989年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现任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专业研究领域:当代油画艺术创作与研究。主要研究方向:具象表现绘画。目前参与2006年“理论与实践具象表现绘画”博士生教学。中国美术学院艺术现象学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油画学会理事,浙江省美协理事,浙江省油画协会理事

  雅昌艺术网:焦老师您好!作为中国美院的教师,我们想请您先回忆一下您上学的时候俄罗斯油画传统对您的影响?

  焦小健:你这个问题问得蛮好,非常关键,我们学画,尤其是我们这一代人在绘画上面说实在话对我个人来讲最熟的,别人都以为我们大部分时间是学习西方艺术,对我来讲很多人不了解俄罗斯的艺术,我非常了解,因为我大概是在15岁左右上的中专,在15岁一直到21岁上中国美院之前我基本上都是在苏联艺术绘画中,而且我对他们特别了解。因为我在上中专的时候,当年我在安徽艺校上中专,保存了几张当年的全山石老师到我们那个地方画习作,有几张素描留在我们拿了,从他开始,全老师是我们学画画非常仰慕的、崇拜的一个老师,他的那条思路就是俄罗斯的艺术,在那个时代里我对这个东西一方面是非常了解,而且由于还有一个在我们年轻的时代,记忆力特别好,所以对这些人物基本上是如数家珍,我都能达到背列宾几岁几岁的时候沿着伏尔加河是怎么样,途中碰到了谢洛夫,谢洛夫当他的学生又怎么怎么样,他们一群过来,后面所有的画家,包括阿尔奇波夫这里面还没有的,还有一大堆,我就觉得他们的身世,他们的作品,他们的所有的细节,每一样东西其实都在我们学艺术的时代里面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加上记忆力,人的年轻时代特别好,对这个东西就会产生很大的作用。我一到这个展览厅里边,你刚才说选择地点,其实不用选择地点,站在哪一块我都知道怎么样,他们的关系怎么样,这个展览当他汇总起来的时候就会让我们感觉到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艺术、学艺术最原初的环境和氛围之中。

  记得我大概在78年,我进美院,87年的时候第一次参加全国首届油画展,有一个美国的艺术画廊看到我的画就拿出去展览,在展览的时候他们自己在上面加了一条,我一看就笑了,这是一批在中国美术学艺术的人深受苏联艺术影响的艺术家,我觉得他讲的是很对的,因为那个时代我们的确是从这个里面出来的,所以很多艺术发展跟这个有着很大的关系。

  雅昌艺术网:您看了这次展览之后整体对这批作品的收藏水准、展示水准有怎样的评价?

  焦小健:第一,这个展览无疑是最好的,因为以前局部来展过,但是不是太好,因为里边要有难度的,一个要收集作品的丰富性;第二历史的回顾性;第三,对作品本身的建构性。所以我认为这里边确实有很多有意思的作品,比如这张左近,这个画不仅是当年的习作,就没有这个分量,所以能把这些收集起来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那张画这么精彩的一个小稿,对中国学艺术的人来讲看到一个艺术家的习作研究,到他的艺术创作是很关键的,以前的展览都不是这样的,不是太研究作用的学术性,给人的印象不太好。所以我认为山艺术基金做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显然我还是要说一句,真正俄罗斯很好的画还是在他们自己国家,当然我也知道拿到很不容易,尤其是我看到后面的介绍,丁小姐给了我一本书,上边写林先生到俄罗斯收藏艺术带了很多钱,那样的周折和困难,我太了解了,因为我曾经到俄罗斯,我想几年前我们跟着许江院长到俄罗斯美术学院去访问,整个人马被他们拦在下门口,交接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进去,俄罗斯是挺麻烦的,所以我一看到林先生收藏艺术的辛苦就笑了,真的是很不容易。

  雅昌艺术网:刚刚您也提到草图作品的艺术价值,那您现在在创作上或者教学上有没有沿袭俄罗斯传统油画细节方面的东西呢?

  焦小健:这个是这样的了,我们都从这里面发展出来的,对于我来讲,也许我现在更关注的是西方的很多艺术,但是我有一个东西,因为我一直是喜欢做比较研究,在这个比较研究之中,我自己觉得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年轻时代那么崇仰的俄罗斯的艺术,到俄罗斯后面的发展我认为他们是不成功的,这个是我认为要借鉴的,也是被我总结的。在俄罗斯这样一个关系之中,因为当年我印象很深是谢洛自己画画会觉得有一种焦虑和烦恼,因为他的那个时代正好是现代主义,我能够理解他当时的一种矛盾和他一种研究的困惑。到了后面的现代感也许因为制度问题,我到俄罗斯有一个明显的感觉,觉得他们收藏十九世纪末的艺术是非常好的,说明那个时代的人对艺术的研究非常透彻,到了后面就变了,很多东西就变得不怎么样,我会认为在我今天再看俄罗斯艺术整体情况的时候,我就自然会在中国这样一个角度来想、来看,或者跟学生在做讲解和说明,我们中国还是很不错的,我们基本上现在站在全世界的范围,左边可以了解西方艺术,右边可以俄罗斯艺术,我会觉得对这样三方比较而言,使得我们中国艺术发展有一个很好的定位和一个平缓发展。尤其现在我们跟学生在说的时候,因为我们都是从这个家园里边出来的,无论如何是我们的家园把我们培养出来的,这个家园给我们带来什么好的东西,需要改进的东西,尤其是我们站在中国的文化传统里边,我自己觉得要叫我跟学生讲,我一定是把几项统统拿到一起讲,比如说俄罗斯艺术从巡回画派一直发展到今天,他的所有的原因、好处和今天碰到的状况,自然对学生讲西方艺术发展时候的状况和今后要发展的状况是怎样的。

  雅昌艺术网:谢谢焦老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焦小健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