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焦小健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指 认

2012-11-27 11:19:1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焦小健
A-A+

  “那位死去多年的一位国王的微笑”是萨特在书里描写委那支贵兹“教皇”画像时的形容。这句话初读起来的时候不禁会毛孔悚然,即使是画家,那种给你一击的深刻印象也会让你从熟知委氏油画的感官疲惫中又重新获得了苏醒(从深渊飘来的意向)。其实你仔细想想:委氏的图画里面根本没有“死去多年”的表达。况且单幅图画中无论如何是没有办法去再现“死去多年”的情景。

  可是我们不能忘了“图“在被说时是有局限性的。委那支贵兹是17世纪西班牙画家,他曾经两次造访意大利并在其间画出了国王的像。我们都看过那幅穿红色长袍“教皇二世”的画像,滋润的笔法和绝妙的刻画固定了一张表情复杂的脸,其油彩留在画布的新鲜程度犹如昨日才被画家完成。但是,图画是通过幻觉传递感觉给你的,他给你在心底里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象其实并无其它语言可描述。有人说委氏画出来了教皇的奸诈与狡猾,这只是人们对图画赞扬时最无奈的表达,否则为什么图画一直面临着被意义和说教圈定的尴尬?因为图画在自己的形象符号系统中不是靠读图去提示的。所以,萨特用文字描写油画时非得将形象的东西重新物化(语言命名事物又命名到绘画)。你看,萨特向你看画的意识里投进时间概念,他想让你想象这张奇怪的面孔已经是百多年前一位早已不存在某人的微笑(你意识到那滞留在国王滋润脸面的微笑是跨越了无数光年保留下来的笑,恐怖呀,提示不言自明的绷紧了你对“存在”的惊恐)。无论如何,“死去多年”四个字在词语表达上将你激活了,这幅画到在其次了(因为这是在说画)。

  同样,相隔数百年,这幅教皇的肖像在英国画家培根的笔下变成了一幅幅困兽般尖叫的画面,叫声唤出了世纪末人们永无宁静的共同通病。伟大的画家再次通过一串图画的意向和幻觉的传递展示艺术真实的魅力(那远比文字要强力的多)。那静止的面孔背后究竟有什么呢?除了画布,吸引你走过去的神秘原来是你的意识指认。

  罗兰巴特在看到拿破伦过去的一张照片时也表示了异常的震惊(指认),他认为使他震惊的是:他看到了“一双曾经看到过的拿破伦皇帝的眼睛”。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焦小健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