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焦小健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风淳窗明书清灵——意写挚友焦小健的油画

2012-11-13 16:40:5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许 江
A-A+

  焦小健挎着深兰色的书包,迈着轻盈的步态从山坡那边飘来。他分明是来说一件什么事的,到得跟前,由于路人不意的叨扰,他没有说,也就轻轻走开。我可以想见多少次他这般轻轻走开,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其实他从来没有改变过,只是自忖不值得一说。但那飘然来去的过程,如若清风,让人印象深刻。

  小健的风格,一个字:“清”。清是人格的高位,亦是天地自然的美质。宇宙与人心所共有的清明之质,是中国文化心灵的特性。“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左思《招隐诗》)。当得起“清”字,颇难。尤其在绘画上,水墨者,天生一副清浊之境,清泉汩汩,梅下赏月,竹径通幽,禅房木深,清空之境轮转而来;抚琴玩鹤,焚香祭茶,澄心静坐,益友清谈,处处得清品之妙。但在油画,要说“清”字,却难上加难。我在此拈出一个“清”字来送与小健,绝非轻率俯丽。

  小健的油画总是高调,仿佛配了高能闪光灯的相机,取景框中的一切被蓦然照亮、照白,无影的通明中,四墙与景物染得如雪样的丰润。油画从来崇尚深色,总在沉郁中展现油泽的光华。伦布朗、委拉斯凯兹先辈的灿亮,是灯光摇曳下油质的闪现,画的本身从来得益于层层渲染的深邃。小健一反先辈大师的浓重,采用无影通明的高质,并非现代灯光照彻的那般容易,其中处处是色块和边线的经营。但这些经营全然不露痕迹,只在挥洒中一气呵成。小健将人物与景物的暗部和投影统统扫净,只让物的本色在拼接中互补互衬,流风爽亮。小健在绘画上做着减法,把一切提亮提纯,拧出光彩来。小健的油画如流风般清淳明快,在一瞥之间就打动了我们。

  一般的肖像画,笔下人物重自然神情的塑造。小健的人物却总有一种摆姿。就像某类摆拍的照片,人物被有意地置放在某种格式之中,在蓦然相向的瞬间,显出更为本性的遗露和表白。小健笔下人物的身后总有一个“框”,或者是远处的门扉,或者是长沙发的轮廓,有时又是手中的一把打开的伞。这类“窗扉”蕴着清光,曾经是中国诗人赏爱的自然感受。最早的山水诗人谢灵运说“群木既罗户,众山亦当窗”,文同的《瀑光亭》诗云“日影上高林,清光动窗牖”。小健将窗牖清光的直觉用到了油画肖像画之中,通过这些框,让光影凝作一处,收敛成一份纠结和比照,晕化为一泓淳化的清明。那画中人又往往被兀自闪动的光亮所惊扰,那一眼皓白,满窗清光,赋予人物某种游离的神情。那惊异的直眸和木然的神情,恰是画者自己此时此在被蓦然揭开的显现。

  让我们将目光再推近一点,看看画家——这形象诗人如何撷取那第一线的光亮,化育成笔端挥写的清灵之气。在那些小道具、小器皿中,在短裙长裳的转折衣角处,小健如此这般将笔头如乐师般地弹奏:用黝黑激起脂粉的苍润,用高光挑破深褐的沉郁,让玻璃彩陶闪电式地放光,让葡萄苹果炸开似地含苞欲放。那笔触在色层恰到好处之处,挑动视神经,挥洒可能的书写的笔调,把画者特有的酣畅的清灵注入其中。与此同时,小健让我们从新的层面上体味传统的清空之妙,让那悠远的清境以新爽的面目来完成某种文化的现代性的转换。

  小健的“清”是有天赋的,旁人仿不得。画境有雄博,有飘丽。小健怀此如风的清淳、如窗的清明、如书的清灵,无往而不是清莹世界。

  许 江

  2011年3月3日

  北京西直门宾馆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焦小健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